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方式 今天是:
  全站搜索:
网站首页 > 文史艺苑 > 文学作品 > 内容

年关送财神

来源:区政协办公室  发布人:系统管理员 发布日期:2016/6/28

 

“年关”的概念,生于70年代以前的人才能明白其中的真正含义。那时的农村,生活物资匮乏,尤其是粮食不够,许多贫困家庭跨越不了“年”这道关口。我家祖辈上就是这样一种窘况,好在我爷爷聪明记性好,又能说会道,每到年关就敲着竹板,走村串户送财神,讨得几个钱儿给一家人过年。

每到年关,爷爷就开始着手准备送财神的物件——财神画和竹板。首先是给财神画制版,因柏木木质细密,吸水性较好,最适合做财神画的雕版。爷爷找来一块一尺见方的柏木板,用刨子刨平了,用制造祭祀纸钱的钱錾和木工凿子在上面雕刻。我小时候喜欢蹲在旁边看爷爷雕版,老人坐在一根很宽的杀猪板凳上,弓着脊背,粗大畸形的手一只握着锤子一只握着凿子,在木板上雕出轮廓和图案,再用钱錾仔细地雕琢细部。看着爷爷皲裂的手指渗出血来,沾在木板上,我就把爷爷的手指拉进我的小嘴里吸吮。每当这时,爷爷布满皱纹的脸便露出满足的笑容,眼睛里闪着慈祥的光说:“孙儿还知道心疼人呢。”不到半天功夫,一个头戴铁冠、黑面浓须、身跨黑虎、右手举钢鞭、左手托金元宝的赵公财神便被镌刻在木板上。爷爷举起雕版,给我讲图案上哪是头、哪是脚,还给我讲《封神榜》的故事。我睁大好奇的眼睛听着,想不到当雇工的爷爷肚子里装着这么多有趣的故事,更想不到这双看似笨拙的手居然能够这样的灵巧,惟妙惟肖地雕出故事中的财神赵公明。最后,爷爷还用母亲从街上买来的红纸和松香墨印出一大叠财神画。据说,乡村的这种红底黑图案的财神画还是綦江版画的起源呢!

接下来,爷爷到屋后砍一根楠竹,锯一节没有节的竹筒,开始做竹板。也叫快板,就是用两块七八寸长的竹片,一端钻两个空,用细麻绳穿起来。打快板的时候,大拇指穿过两块竹片的麻绳,其余四指托住下面一块,手腕一翻,两块竹片有节奏的敲击,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。爷爷做竹板的时候是我最兴奋的,因为爷爷做好自己用的竹板,还会做一个给我玩,剩下的竹子给我做一个高跷。对于一个农村孩子来说,有这样的玩具已经够奢侈了。

父亲说,民国38年的年关,爷爷被国民党拉夫到重庆修白市驿机场回家,见家里米缸里空空如也,更不要说年货了。大年三十那天清晨,天刚蒙蒙亮,爷爷就挎上装财神画的旧藤包,穿上草鞋拄着打狗棍,敲着竹板走村串户送财神去了。爷爷一路有节奏的敲着竹板,一边念着《财神经》:“吾是玄坛赵天君。财帛府中我为尊。天下财源吾掌管。富贵穷通由我定……”调子抑扬顿挫,婉转高亢,和着竹板的敲击声就传遍乡村。爷爷翻过山梁、趟过山沟,来到一户人家,和着竹板的韵律唱道:“走了一湾又一湾(呐),看到一座金銮殿(呐),殿上烟囱冒青烟(嘛),大户人家出大官(咯)”主人家一听到这声音,哦,送财神的来了,三角两角的总得打发点才能了事。家里没有余钱,怎么办?急忙招呼大人孩子进屋关上大门。一是假装家里没人,但炊烟是骗不了人的,二是想多听点奉承话,大年三十图个吉利。如果说得得不入耳,任凭你在门外的寒风中说得口干舌燥,就是不给你开门,非但讨不了钱还耽搁你到其他家送财神的时间。这可难不倒我爷爷,只听爷爷说唱道:“走了一湾又一湾(呢)——,走拢(嘛)就把(那)财门关(呢)——,走了一岗又一岗(哎)——,我把(那)财神送一张(哎)——。”若还不见动静,爷爷就打起苦情牌:“……民国三十八(年呐)……昼无隔夜米(哟),夜无(那)鼠耗粮,(临到)腊月二十八,还拉我(毛洪发)去修飞机场……”唱腔凄惨悲苦。毕竟大年三十,人人都希望听点喜庆的,隔着门缝听的主人打开大门。大门一开,爷爷就递过一张财神画,继续唱到:“财神到(嘛),福运来——,主人家年年(嘛)发大财——,那拖长的声音朗朗上口,直听得主人家眉开眼笑。主人打断爷爷的唱腔:“好了,好了,辛苦,辛苦。”说着从贴身的荷包里拿出几角钱,递到爷爷的手上。爷爷一见主人家拿钱了,更起劲唱着往下一户人家走去。

爷爷送财神都是自编自唱,见事说事见物说物。比如,一户人家正在放鞭炮,爷爷就唱:“爆竹落地纸开花(嘛),恭喜财神到你家(哟)……”比如,见一家人正在吃汤圆,爷爷就会这样唱:“汤圆本是糯米做(哦),男人推来老婆搓,搓得元宝圆溜溜(嘛),黄糖冰糖里头裹……”有大方的主人还会端出一碗汤圆,犒劳一下爷爷饿得前胸贴后背的胃。

重庆农村送财神的时间一般只在大年三十和初一这两天,也有没讨足春节走人户的钱的,到初二还在奔波。但绝对不能提前。可就在前几天,我到妻子的店里,看见一个衣着光鲜的年轻人,口里叫着“老板,恭喜发财!”递过一张薄薄的塑料年画,妻子遵从老规矩从柜台里拿十块钱打发走了。我疑惑起来,这么早就开始送财神?这哪有传统的送财神的味道?过去送财神都是迫于生计而衍生出的一种传统。而现在经济条件好了,人们送财神却借着过年的传统敛财。难怪越来越多的人抱怨年味越来越淡,因为过年的许多传统已经名存实亡了。

(毛朝建)

 

友情链接:
  协重庆市綦江区委员会 版权所有 备案号:渝ICP备10016396号-2
地址:綦江区古南街道中山路1号   邮编:401420   电话:(023)48662334(办公室)(023)48663409(信息联络中心) 传真:(023)48671905